这是一个封陈了四年的故事,我今天终于鼓起勇气写下来。

  她,我曾经口口声声的称为宝贝的女人。和我相识在网上,从聊天开始,我
给她看了我写过的文章,一个关于家庭,主要也涉及夫妻之间的文章。就象一般
的聊天一样,只是投机了一些,就我暗淡的内心可能多一些游戏的成分。

  有一天,她说爱上了我。我感到挺意外,又有点儿惊喜。弄假成真是我所没
有意料到的,我开始信她真的爱上我了,并且我也恨自己成家太早。

  终于有一天我们决定相见了,我告诉妻子小孩,我出差数日。

  那是一个下雪的日子,外面很冷。我们相约在列车上想见。刚见到她,我有
点惊喜,又有点感觉不象网上所见到她的模样。她有点时髦,而我到想形见绰。

  我问她我们还去不去我们约好的泰山了。她说,只要和你在一起,我无所谓
去哪。于是我们便在最近的一个城市下了车。

  我们手挽手在下了车。踏着一地的大雪,我们买了点内衣裤,毛巾、什么的
日用品,在这个县级市条件更好的宾馆住下。实在不敢恭维,比很多的旅馆好不
到哪。只是能提供24小时的热水罢了。我们的欢乐是我一辈子也难以忘却的。
我们重复着 *** ,休息,吃饭。三点一线。她年轻,有活力。

  声音柔美。我称她小鸟。我喜欢听她的鸟语。可能是与我妻子的讽刺挖苦相
比悬殊太大的缘故。她给我是一种完全清新的感觉。她胸脯很饱满。似乎能赶上
妻子两个。她的那里也保养得非常美妙。一点也不松。

  完事后用个小毛巾捂住就行了,用不着担心会弄脏床单。她会唱歌。我结婚
前一直以为女人天生都会唱歌的幻想婚后就破灭了。她的嗓声很好。

  算了,到时间了,我得做饭了。一会儿小孩回来要吃饭了。等有时间我再接
着写。真是不好意思。

我爱她,她的温柔,她的声音,她的一切。我们憧憬着未来。我们设想她离
开厂子,我们会开一遍小店,卖服装。她是学服装设计的,在进厂子之前开过服
装店。我们什么都不要,只要和我在一起。我们租个房,凭着两人的双手,创造
出一番天地。

  三天是短暂的,各人的家总是要回的,伤感在与日俱增。临回来之前,她说
出去一会。我当时也在怀疑。她是一走了之。于是我就等。一两个小时后,她回
来了,帮我买了件棉衣。问我,是不是认为她走了。我淡淡地说,或许吧。我是
希望她就这样走了呢,反正心里七上八下的。回去怎么面对妻子,孩子。她们是
无辜的。

  我说我得回去了,她本来也要回去,后来又决定陪我一起到我们所住的城市
看一看。我也不好拒绝。

  于是我们退了房,在街上对付着吃了点早饭,就坐火车来到我的城市。在一
家宾馆安顿好她。

  后成的过于伤感,我看还是以后再写吧。写一篇文章就象小孩的作文一样。
特别是把不愿说的东西说出来。但是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写下来,时间长了,
忘去了不少。写终归还是要写的。手机丢了,先找一找吧,回来看有时间再说吧


我爱她,她的温柔,她的声音,她的一切。我们憧憬着未来。我们设想她离
开厂子,我们会开一遍小店,卖服装。她是学服装设计的,在进厂子之前开过服
装店。我们什么都不要,只要和我在一起。我们租个房,凭着两人的双手,创造
出一番天地。

  三天是短暂的,各人的家总是要回的,伤感在与日俱增。临回来之前,她说
出去一会。我当时也在怀疑。她是一走了之。于是我就等。一两个小时后,她回
来了,帮我买了件棉衣。问我,是不是认为她走了。我淡淡地说,或许吧。我是
希望她就这样走了呢,反正心里七上八下的。回去怎么面对妻子,孩子。她们是
无辜的。

  我说我得回去了,她本来也要回去,后来又决定陪我一起到我们所住的城市
看一看。我也不好拒绝。

  于是我们退了房,在街上对付着吃了点早饭,就坐火车来到我的城市。在一
家宾馆安顿好她。

  后成的过于伤感,我看还是以后再写吧。写一篇文章就象小孩的作文一样。
特别是把不愿说的东西说出来。但是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写下来,时间长了,
忘去了不少。写终归还是要写的。手机丢了,先找一找吧,回来看有时间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