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的,喜欢上了一个女孩,而且,比我小四岁, *** 惯的,又有男朋友了,想想生气,为什么我看上的女孩都有男朋友?天生桃花命还是桃花劫,唉~~不管了,反正这个不是这次想写的话题,说说她和她男朋友好了,网恋,这也是我决定插足去抢的一个重要原因,虽然希望不怎么大,至少在他们分手前是的,而且这次我又不想那么激烈的出手,学会等待试试看吧,虽然滋味并不好受。不过这也仍不是我想说的,只是这件事 *** 起了对当初网恋的一些思绪而已。

       还记得缘分聊天室里更具传奇色彩的两段年轻人网恋,法国巴黎的我对美国纽约的Miniqut,加拿大温哥华的青蛙对澳大利亚堪培拉的泡泡,超远距离浪漫,最后可能除了泡泡,都伤得一塌糊涂。

       泡泡在现实里被其他男孩追走了,那时我和Miniqut还算是在“热恋”中,对她的“背叛”都不太理解,甚至有点鄙视,年少无知的我们都还没觉醒到她却是做了最正确的选择,因为那时候 *** 就是我们生命中的一切,仿佛感觉现实对于我们来说是那么的……“虚幻”,原谅我用这个词,不过对于当初的我们来说确实是这样的,现实的生活就像吃饭和睡觉一样,虽然觉得特别浪费时间,少了却也不行,所以总把现实世界匆匆的挥霍出去,回到了相对来说更“现实”的 *** ,因为那里有我们所谓的“爱”。

       当时青蛙很惨,几次越洋 *** 打到法国和我聊天,问我为什么,要见面的话每年回国都还是可以见面的,为什么她就那么放弃了,当时我还安慰他说他自由了,在感情上应该洒脱一点,大不了再找一个,其实就感情而言,我也做不到自己所谓的洒脱,这点在不久后就得到了证明:

       Miniqut打 *** 过来说好想我,好想见我,每当想起我的时候都觉得好暖,每次下课都想尽快跑回家上网,并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到美国,当初我的答案是两年后我尽量转到美国去读书,呵呵,19岁的无知承诺,让现在的我听到也许就是一巴掌甩过去邪笑着骂自己——小子你还没到能给出这种誓言的时候。毕竟,那么熟了,这一巴掌还是能甩出去的。

       不到两个月,又一个越洋 *** 打过来,不是青蛙的,而是Miniqut的哭声,她说她好累,她问我为什么不是就在她身边的男孩,我沉默了,也陪着流了很多眼泪,好象在印证自己说过的话:无论女朋友干什么,自己都努力能陪着。这回连陪着流泪也做到了。

       两个月后我们很理智的分手了,我得到了她的初恋与泪水,付出了一段幻想……与泪水以及现实生活中的一些本该得到的东西,虽然不后悔,不过总算真切理解当初泡泡的选择,原来她是对的……

       若干年后我回国了,和Miniqut的联系早已经断了,却一直和青蛙通过MSN侃着成熟的经历,谈到网恋,他告诉我他已经在现实里找到女朋友了,很快乐,我问他和当初网恋相比怎么样,过了好久才有字打过来:一样,只是一个是瞬时过程,快乐与痛苦都在一瞬间来一瞬间走,而这回却有细水长流的感觉,比较“现实”吧。呵呵,终于回到现实了,我呢?我也忘了自己是怎么从 *** 里走下来的,反正网恋结束后再没在网上谈过女朋友了,虽然无论到哪个论坛还是聊天室,超快的打字速度和对话题的主控能力,都让我迅速的崛起为论坛或聊天室里的“新星”,按朋友的话来说是 *** 里最吸引人的几类人之一,不过那又怎么样?如果不是抱着游戏的态度在里面游荡,能做到这一步吗?

       渐渐的对 *** 厌倦了,却又不是完全的厌倦,不时的又想起“海中的生活”,于是又随便找个聊天室或者论坛进去做一回“新星”,让流俗这个名字再耀眼一回,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当初起这个名字的时候是感觉自己不俗,在思想境界和谈吐方面都是,能以一种超然的态度去看红尘中的自己,所以就叫了流俗——看不破红尘,不能超然,我愿流俗。其实当时说的是反话,所以也被很多人叫做了不俗的流俗。不过又经历了一些东西后,感觉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其实当初的话确实不是反话,很多东西只是自以为看破了,再有更深层感悟的时候,也就懒得换名了,俗与不俗之间太执著的话,那仍在流俗。

       话题扯远了,呵呵,对于现在的我,对网恋的评价是……没有评价,有好有坏吧,感觉更像是个危险的游戏,因为一层 *** ,可以保护肉体不受侵害,又或可以受了侵害后完全找不到对方,不过对于只在乎曾经拥有的人来说,暂时没恋人在身边的时候确是个不错的选择,我个人是不会再碰网恋了的,思念得很累,如果一段感情没有那份思念的话就和过家家没什么区别了。但我并不反对别人网恋,我觉得那是在完美人生,就像我很赞成临死前去吸些 *** 一样,什么都试过了死前才没什么遗憾。

       既然以我喜欢一个女孩为开始,就仍以那个女孩为结束吧,其实我也不清楚自己怎么想的,三角恋爱很累,无论对于哪一方都是,本来是不想再碰的,不过好象有些东西是我命中注定的,好歹试试吧,至少对得起自己的那份心动。

网恋……呵呵,如果输给一段网恋,哪怕是对方先开始的,只能说女孩感情太坚贞又或者太笨,再或者我根本就不值得别人去爱,呵呵,谁知道呢?随缘,随心吧。